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風流劉沈香
風流劉沈香
这是一个架空的有神仙妖魔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世界局势分为三界,或者详细一点分为六界,三界是天、地、人,六界是神、佛、魔、妖、人、鬼,其中神界分为仙、佛和神,仙比神高级,神魔佛三界为如今世界最强,鬼界为后土娘娘身化轮之後产生,人界为女娲创造,为下界宰,妖就是魔的下属了。另外,除了六界之外,这个世界还有一些小世界,比如阿修罗界啥的
  而这个世界的实力等级划分则是这样:
  人间:四流,三流,二流,一流,绝顶,先天,宗师,武圣,地仙妖魔:筑基,意欲,吞噬,出窍,魔婴,离识,溷体,不灭,地仙神界:筑基,聚气,凝真,丹成,炼罡,脱劫,化神,大乘,地仙,天仙(和地仙一个等级,只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太乙散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亚圣,圣人
  地仙到圣人,每个等级分为前中後和大圆满四个期限。
  圣人有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佛教如今的两位幕後大佬,接引和准提,另外就是造人的女娲了。
  另外,后土娘娘,昔日为救苍生,身化轮。天道降下无量功德。然而后土并无元神、亦无鸿蒙紫气。无法成圣。天道慈悲令后土娘娘在陨落之时拥有了元神。吸收轮功德的后土元神化为平心娘娘,从此平心娘娘在幽冥轮之地便是圣人
  还有人族三位圣皇(天皇~ 伏羲、地皇~ 神农、人皇~ 轩辕。),三皇困守火云洞镇压人族气运,凭借人族气运,虽无圣人神通,只要人族一日不亡,亦可成为不死不灭的存在。但是,天道制约之下。三皇不得轻出火云洞,否则人族气运有损,三皇便无法再拥有不死不灭的能力。
  再说说人间的格局,如今的人间分为四大部洲,分别是东胜神州,南瞻部洲,西牛贺州,北俱芦洲,南瞻部洲就是中国,国家势力最大的就是大唐、大隋、大理、大清、西夏、蒙古、东瀛、俄罗斯等很多国家。
  
  ..
  如今的中原的格局是一分为二,分别是隋唐二国占据,大唐占据秦和三晋之地,隋占据齐楚之地。
  大唐皇帝姓李,为李渊,建都长安;大隋皇帝姓杨,为杨广,建都扬州,两国虽然这麽些年都有摩擦,但是相对还是很平稳的。
  此时的华夏国内民风开放,没有那麽多儒家的规矩,上层还流行穿仕女服。
  而如今,大草原,当今契丹人和女真人强盛,长城以北的广袤大草原几乎全在契丹人控制之下,他们还占据燕云十六州,在燕京称帝,称之为大清国,控弦之士几达四十万之众,对隋唐的威胁极大
  大清国如今是四大家族执掌国度,分别是爱新觉罗,耶律,完颜和萧,其中爱新觉罗为皇族,当今满清皇帝便是名叫爱情觉罗。弘历的,完颜氏为金王,耶律氏为辽王,至於萧氏虽未封王,但是其实一直都是耶律氏的亲戚,而且在大清掌握了底层士族,所以势力依然很大。
  而此时的正道江湖,以少林,武当,峨眉,崆峒,丐帮,青城,五岳剑派,以及南林北沈,四大世家,门阀,天下会等多方势力瓜分,而修仙门派则以蜀山派,仙剑派,琼华派,天墉城,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长留山,仙霞派等势力瓜分。
  武林邪道以魔门统帅,魔门分支很多,暂时不表。
  刘家村是大唐国江南临海的一个村庄,村里大约有五十来户人家,民风淳朴,姓和善,最是个好人的去处。
  却说刘家村内有一户人家姓刘,家中只父子二人,父亲叫刘彦昌,四十岁左右,而儿子十六岁,名沈香,父子二人是在十余年前来到刘家村,以□灯笼为生。
  而没有人知道,刘彦昌的妻子就是二郎神杨戬的妹妹三圣母杨婵,而他们的儿子沈香更是半神之躯。
  而此时,在刘家的客房内,十六岁的沈香正在床上睡觉。他相貌清秀,文文雅雅,只是眉目之间颇有一股调皮之色。
  忽然,沈香猛地睁开眼睛,一下子坐了起来。
  「来了,来了!我居然来了!」沈香喃喃自语道。
  此时的沈香,却已经不是原来的沈香,而是宝莲灯里,人灯一的那个沈香。
  在沈香依靠宝莲灯人灯一,想依靠此救出他母亲三圣母杨婵的时候,沈香却意外地被某种神秘的力量传送到了这里,变成了十六岁的他,而此时,到这具身体上,感受着超强的法力,沈香心里无比激动。
  
  ..
  他已经感觉到了,虽然是到了十六岁的样子,但是能明显感觉到,这个世界跟自己之前知道的那个不大一样,比如这个世界,还是大唐朝,偏偏还是一个跟自己知道的大唐朝不大一样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唐僧取经,就连皇帝都还是李渊!
  还有,这个世界好像不存在什麽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人间和天上的时间是一样的。
  而与此同时,穿越过来的沈香,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内心似乎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原来,自己在穿越的时候,脑海里还融入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他是一个来自现代的宅男,但是他看过很多电视剧、电影和小说,包括了宝莲灯和宝莲灯前传,如今,这些记忆都融入了沈香的脑海里,还改变了他自己的性格。
  曾经的自己,是一个善良的少年,为了自己的母亲,三界的苍生,奔波着,一直没享过什麽福,可是现在,自己人灯一,达到了所谓的圣人的境界,自己的内心也已经不在是那样的单纯。
  沈香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可以召唤开天神斧,看起来神斧也跟着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而与此同时,沈香也能感觉到,自己人灯一之後,对宝莲灯的操纵能力也变得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强大了,就算没有仁慈的法力,自己也能将宝莲灯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自己现在有了这麽强大的法力,还怕个屌!三界之中,仙女,女妖,凡女,那麽多,自己有这麽高强的法力,为什麽不能将那些美女全部都收了?!
  嫦娥,花仙子,东海四公,这些美丽的姨母,丁香,小玉,小玉的姥姥,还有自己的母亲三圣母杨婵,为什麽他们不能成为自己的女人?想想自己前世居然放弃了做玉皇大帝,真是太傻了,那个无能的玉帝能做,为什麽自己不能做?!
  而如今,上天让自己得到了最强的法力,自己的圣人力量,估计绝对不亚於这个世界的最强者,自己理应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想到了这里,沈香决定了,自己要成为一个全新的沈香,和自己的以前彻底告别!
  自己既然要告别以前,那第一步,就是要把自己的父亲刘彦昌给干掉,虽然他是自己的父亲,但是自己却也绝对不允许他活着,不然,对自己未来和母亲的性福生活,那是相当的不和谐!
  於是,沈香立刻潜入了刘彦昌的房间。
  以沈香此时的法力,要杀死刘彦昌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不过,要做成刘彦昌得急病的样子,以此不让别人怀疑,而由於自己是圣人级别,而且人灯一以後成为了最强大的圣人,所以没有人可以推算出是自己干的。
  於是,沈香便用法力,让睡梦中的刘彦昌,像是得了急病死去了。
  正文 【风流刘沈香】(02)
  第2章四姨母敖听心
  第二天一大早,刘家村的人便看到了,刘彦昌的儿子刘沈香挂丧的情景,众人才知道昨夜刘彦昌因为急病去世了。
  刘彦昌在刘家村的人缘非常好,所以村民们也很快帮着沈香办理丧事,安慰他。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香的四姨母敖听心来了。
  敖听心是东海龙王的第四个孩子,前面有三个哥哥,她是老四,但因为是最大的女儿,所以她可以叫东海四公,也可以叫东海大公。
  「怎麽事儿?沈香!」看到刘家挂着丧布,院子里停着棺材,敖听心立刻冲了进来,看到了跪在灵堂前的沈香。
  「四姨母」沈香眼中满是泪水,轻轻打量着眼前的美人儿,还别说,自己这位四姨母还真是一位绝丽的美人儿。
  她身高将近一米六七,身穿一身暗红色衣裙,将她亭亭玉立的丰腴娇躯包裹得十分优美,她那女性优美的线条若隐若现,一头秀雅的长发披肩而下,脖颈娇嫩洁白,那吹破可弹的俏脸上澹澹地施了脂粉,雪白晶莹的粉嫩脸颊还泛着一丝澹澹的红晕,娇嫩的红润樱唇上涂着一层透亮的口红,令沈香很有一股想将自己的鸡巴塞进她唇瓣的冲动。
  「四姨母真是个大美女,要是在床上,还不知道怎麽舒服呢!」沈香脸上忧伤,心里却如此淫荡地想着。
  「你爹你爹他怎麽了?!」敖听心丝毫没有发觉沈香看她的眼神不善,她此时看到屋里挂白,就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可能是刘彦昌出事儿了,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杨婵还被压在华山下面,如今刘彦昌居然出事儿,这让一直帮着好姐妹照顾刘家的听心如何接受?!
  
  「四姨母昨晚,昨晚我爹我爹他得了急病,就这麽这麽去了」沈香的眼泪不住往下流淌,他法力既然已到如此地步,这泪水,自然是说来就来。
  「什麽?!」听到刘彦昌已经死了,听心内心大震,不可置信地走到了刘彦昌的棺材前,看到里面双眼紧闭,已经没了气息的刘彦昌,听心的眼泪忍不住滴落下来。
  「想不到,想不到你们一家人,最终还是没有熬到全家团聚的那一天」敖听心想着杨婵在华山受苦,如果她知道了刘彦昌死了的话,那不知道该有多伤心啊?
  「沈香」听心哽咽着转过身来,走到沈香面前,抚摸着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柔声道,「你不要难过,日後日後四姨母会照顾你的我可怜的沈香,你怎麽这麽命苦啊」
  「呜呜呜四姨母,沈香真的好难过啊我爹走了呜呜呜」沈香说到这里,一把将自己的头埋进了敖听心丰满的胸膛,脑袋立刻枕在了那对波澜的山峰处
  「好大的奶子嘿嘿,我喜欢」沈香用头摩擦着敖听心的玉乳,嘴里还不住大哭。敖听心只道沈香还小,而且悲痛之下,需要一个长辈的安慰,所以竟然丝毫没有怀疑沈香对她行为不善。
  当下,敖听心便暂时待在刘家,帮助沈香处理丧事。她先去菜市场买了菜肉,然後来亲自为沈香做饭。
  还别说,敖听心的厨艺还是相当不错的,做的三盘菜吃的沈香感觉特别舒服。
  「沈香,我这几天住在这里,帮你处理你爹的丧事」敖听心微笑着看着沈香吃完饭以後,缓缓说道,「然後,四姨母在帮你安排一下後面的事情,你爹既然去了,那那四姨母理应照顾你」
  「谢谢你,四姨母」沈香感激地说道,心里却想,嘿嘿,住在这里好啊,住在这里,我也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啊!老子可还没尝过女人的味道呢!
  刘家总共有两个卧室,沈香还住在自己原来的房间,而听心就暂时住进了刘彦昌的房间。
  忙活了一天,听心也有些累了,进屋之後,她喘了口气,缓缓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她睡觉的时候只习惯穿贴身小衣,当下将外衣裤子全部脱掉,只留下一个赤色鸳鸯肚兜和一条粉红色的四角裤,然後便躺在了床上,盖上被子,便要睡觉。
  迷迷□□睡了片刻,忽然
  「啊!不要不要!」
  旁边房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一下子将听心惊醒了。
  「啊!沈香!」听心立刻下意识地从床上跳起来,以为沈香遇到危险了,也顾不得穿衣,立刻冲着跑到了沈香的房间。
  进到屋内,却只见沈香赤裸着身子坐在床上,不住呼呼喘息。听心愣了一下,问道:「沈香,你怎麽了?」
  沈香转过头来,登时看到了让他情慾暴涨的一幕,只见自己的四姨母,东海大公敖听心,此时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赤色鸳鸯肚兜和四角小裤衩,雪白嫩滑的玉女肌肤若隐若现,丰满的胸部将肚兜高高撑起来,半边奶球居然还暴露在外,肚兜上更是隐隐可看到凸出的两点,丰满的大长腿更是毫无遮掩,四角裤紧紧绷着敖听心诱人的下体,更可隐隐见到里面乌黑的阴毛。
  
  ..
  沈香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要行动了,他一把跳下床来,「哇」的一声,一下子抱住了听心,哇哇大哭。
  「哎呀,沈香,你怎麽了?」听心见沈香哭的厉害,吓了一大跳,赶紧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是啊四姨母我做噩梦了我梦到我爹在地狱里受苦呜呜呜我还梦到我娘好像被压在一个什麽地方我真的好害怕啊我现在都不敢睡觉了四姨母我感觉我都要活不下去了哇哇哇」看到这个孩子在自己的怀里哭的这麽厉害,敖听心也是心疼无比,只能低声安慰沈香:「沈香乖,不哭,有四姨母在,没人可以伤害你」「四姨母,我我今晚一个人不敢睡,你你能不能陪我一起睡啊呜呜呜」沈香抬起头,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的四姨母。
  「啊?一起一起睡?!」此时,敖听心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上只穿着贴身小衣,而沈香
  沈香居然是赤身裸体,身上一点衣服都没有,此时那少年的精壮身体便毫无遮掩的展现在听心的面前,沈香的身材很好,虽然才十六岁,但是却已经有大约一米八四的身高,而下身那根男性的话儿,虽然还是软下来的,但是却也有大约三寸之长,累累垂垂,极长极大。
  敖听心虽然说活了几年,但是却从未有过任何男人,此时眼见这个自己的侄子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在自己面前,那让人羞涩的男人的凶器就和自己近在咫尺,这让听心这个老处女登时羞得脸颊通红,不能自己。
  「沈香,这个,这个不大方便吧」敖听心红着脸低声道。
  「四姨母,你怎麽了?你不愿意和我睡啊?」沈香可怜巴巴地看着敖听心,「可是,你小时候不是还抱着我睡吗?呜呜呜四姨母,我今天真的好害怕,我爹死了,我我心里难受,我就想把四姨母当成我娘,让我可以在睡觉的时候有点安全感呜呜呜」说完,沈香又开始哭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敖听心大是心疼,心想:「瞧我这脑子里一通邪念,沈香才不过十六岁,还是个孩子,而且刚刚死了父亲,正是最脆弱的时候,我怎麽能在这个时候从一个孩子身上想到什麽男女之防?当年我跟三圣母姐妹情深,如今我却没有照顾好刘彦昌,我现在必须要尽力照顾好这个孩子,才不负三圣母之托」想到这里,敖听心像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儿子一般,慈爱地抚摸沈香的头,说道:「沈香,不要哭了,也不要害怕,四姨母陪你睡就是了」正文 【风流刘沈香】(03)
  第3章 饥渴的四姨母
  床上,赤身裸体的沈香将只身穿贴身小衣的敖听心抱住,头颅埋在了她丰满的乳房里,不多时便沈沈睡去。
  敖听心脸上满是红晕,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虽然她自己安慰自己,说沈香还是个孩子,可是她心里清楚得很,在这个时代,十六岁就当爹的男人不在少数,而自己居然搂着一个已经可以和女人做那种事情的少年睡觉,而且那个少年还是没穿衣服,并且还是自己的侄子。
  而同时,敖听心更能感觉到,沈香那根羞人的器官正抵在自己的四角内裤上,从未接触过任何男人的敖听心一颗星砰砰乱跳。
  按照天界的天条,神仙是不能成亲结婚的,杨戬和三圣母的母亲,三圣母自己,就是因为私自配了凡人,所以才被处罚,龙族虽然因为其特殊的存在而不用守此规矩,但是敖听心的父亲东海龙王为了不得罪天庭,所以也一直禁止女儿跟男人有什麽关系。
  因此,敖听心其实已经是一个饥渴了数年的成熟女人,她虽然还是处女之身,可是内心却早已经无比渴望被男人疼爱。
  这点在天界大部分仙女都是如此,杨婵就是因为太过於饥渴,这才把自己宝贵的贞操献给了屌丝刘彦昌。
  现在,头一次抱着一个赤裸的男人,敖听心只觉得浑身酥酥麻麻,特别的不自在,尤其是身体更是燥热难当,真恨不得就此脱光了身上仅存的小衣,好生舒畅一番。
  渐渐地,敖听心感觉到自己的私密之处触碰着沈香那根羞人的凶器之後,竟然有了一丝丝的湿润感,这让她登时无比羞涩:「天啊,这是怎麽事儿我我怎麽会湿了呢不可能的沈香是我的侄子,我怎麽会」想到这里,敖听心只觉得周身更是烦躁难当,下身更是很快的便被羞人的淫水密布,空虚得很,真恨不得立刻有个大家夥插进来,好好让自己舒服一下。
  
  「该死沈香现在这个样子,那个羞人羞人的东西顶在我那里,我我好好恩」敖听心轻轻喘着气,她忽然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是当年,杨婵和刘彦昌洞房花烛之後的第二天,一大清早,刘彦昌梳洗之後前去读书,敖听心前去见杨婵,只见她躺在床上,只着肚兜亵裤,一对迷人的乳房若隐若现,脸上还有微微的潮红。
  自己走过去,微笑着坐在她的床边,轻笑道:「妹子,洞房花烛的感觉怎麽样?」
  杨婵满脸幸福地微微一笑,低声嗔道:「不满姐姐说,这世上当真便没有比和心爱之人亲热更快乐的事情了尤其是男人那东西硬起来,插进插进人家那里的时候」说到这里,杨婵脸上已然羞得满是红晕。
  现在想起杨婵当时的话,在结现在的状况,从来没和男人近距离接触过的敖听心忽然有一个奇特的想法:「听听三圣母说男人跟女人干那事儿的时候下面下面那个东西会硬起来可是可是怎麽会硬起来呢」想到这里,她偷偷看向沈香下身那根家夥,好奇心登起:「我我去碰一下沈香那个东西看看它会不会硬起来我我就是满足一下好奇心,沈香睡得这麽沈我我弄一下就马上作罢,然後立刻睡觉那个第二天谁都不会知道的」
  所谓一念生,万恶做,敖听心终究定力不足,长期饥渴之下,如今被一个青壮年男子搂抱着睡觉,而且似乎还有某种外力作祟,让这个定力不足的美熟女,终於难以自持。
  她心里虽然不断地念叨着只是看一下男人勃起就作罢,但是就犹如吸毒的人一般,想戒掉的时候总是说只吸最後一口,但是他可能只吸最後一口吗?
  感觉到沈香睡得很熟,敖听心终於慢慢地轻轻挣脱沈香的怀抱,伸出颤抖着的玉手,缓缓摸向了沈香的下身。
  一下子,抓住了那根肉乎乎的家夥,在敖听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那根本来是软下去的家夥竟然一下子直挺挺地一柱攀天,登时吓了敖听心惊叫出来。
  「啊!」
  敖听心惊叫一声,登时反应过来,害怕把沈香吵醒,可是一看之下,发现沈香还在睡觉,心里稍微安了点儿。
  
  敖听心乃是法力不错的龙女,在黑夜之中也可轻易见物,此时她一摸沈香的阳具,便让那根孽根一下子勃起,她内心自然紧张的砰砰乱跳,此时凝视着沈香的阳物,只见这根东西粗大无比,六寸之长的规模看的敖听心这种年老处女是心惊肉跳,粗大的龟头便直直地对着天空,棒身一看就是坚硬似铁,令敖听心的下身更是闷骚不已。
  「啊啊啊这个沈香这个怎麽这麽大啊」
  敖听心喘着气,只觉得身体似乎已经不受控制了一般,自己好想,好想被这个大家夥插进自己的下身,狠狠地弄自己一下。
  敖听心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往日的时候,午夜梦,自己虽然也曾经有过寂寞的感觉,但是却从未像今天这样,迫切地希望被男人淫弄,身体上的难受,让敖听心的理智在一点点的消失。
  「我我下面好难受我要我要受不了了」
  敖听心暂时已经忘却了沈香是自己的侄子,自己是他的姨母,而且自己还是处女之身,清白之躯,此时她就犹如一个励志要戒除手淫的男人一样,虽然他一直在强调自己要戒除手淫,但是一旦遇到色情的刺激,短时间内脑子里就全是淫欲,什麽也顾不得了,此时的敖听心内心积蓄了数年的淫慾已经被勾起来,她无法自持了。
  她颤抖着伸手,就把自己的肚兜给解开了,两颗饱满雪白的玉乳弹了出来,她的奶子真的很大,圆圆鼓鼓,丰挺高傲,两点迷人的嫣红乳头已经随着她情慾的爆发傲立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
  敖听心脱了肚兜,把一对雪白的巨乳暴露出来以後,身体更加敏感。她麻利地把自己的四角裤解开了,雪白的屁股首先暴露出来,然後就是那下身毛茸茸的粉嫩阴部,上面已经满是淫水了。
  她的身躯正在不断地颤抖,她此时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般,正在滑向一个堕落的深渊。她抖着身体跨坐在沈香的身上,捧住那根坚硬的鸡巴,缓缓顶在自己湿漉漉的下身,然後一咬牙,猛然顺着龟头,就将鸡巴塞入自己的下身,然後一下子坐了下来。
  「啊!」剧烈地刺痛让敖听心无法控制地大叫出来,她的处女膜在一瞬间就被沈香那根无比巨大的龟头无情地刺破了,坚守了几年的清白之躯,就这样被自己的侄子给破去了,而且还是自己动在自己侄子睡着的时候倒贴上的。
  虽然很疼,但是那巨大的鸡巴带来的别样充实感,却让敖听心一下子享受到了几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极乐快感,她沈沦了,在这一瞬间,她什麽都忘了,只希望享受到男人这根鸡巴的强大,让自己舒服。
  「啊?!四姨母,你在干什麽?!」就在敖听心失去理智,想要淫荡地扭摆自己的丰满白屁股,制造快感的时候,沈香,却忽然睁开了双眼!
  这一下,敖听心登时吓得魂飞魄散!
  正文 【风流刘沈香】(04)
  第4章征服四姨母
  只见此时沈香此时瞪大着看着正赤身裸体跨坐在他身上的四姨母敖听心,而敖听心则是吓得脸都白了,沈香醒了,沈香居然醒过来了自己现在正赤裸着身体,让沈香那根巨大的鸡巴插进自己诱人的小穴,正在做那最羞人的事情,而现在沈香居然醒过来了要是有条地缝,敖听心真想立刻钻进去
  「啊沈香,对不起,四姨母四姨母」敖听心语无伦次,竟然完全不知道说什麽好。
  「啊四姨母,我好舒服啊」沈香一把坐起身来,将头埋进了敖听心丰满的双峰中间,两只大手更是不住搓揉那对丰挺的乳房,「我的下面好舒服,硬硬的,插进四姨母你的下面,啊我从来没这麽舒服过四姨母我」说完,沈香一个翻身便把敖听心赤裸的身躯压在了身下。
  「啊沈香,不可以,你不可以我是你四姨母」敖听心方才还是动地让沈香把自己的处女之身给破了,可是现在被沈香逆袭,她却感到无比的惊慌。
  但是还没等她挣紮几下,沈香已经怒吼一声,鸡巴狠狠地往前一送,一下子就让那硕大的龟头狠狠撞击在了敖听心敏感的子宫上!
  「啊!」敖听心发出了一声无比满足的呻吟,沈香这个壮男全力一冲,那鸡巴和子宫摩擦撞击的快感,令如饥似渴的敖听心登时身体酥软,快活的不得了,身子也放松了下来。
  沈香喘着气开始在敖听心的身上猛烈地冲刺,同时更将头埋在了敖听心的双乳,柔情地含住四姨母的娇艳奶头,舌头舔舐,嘴角吮吸,大手更变换着手法玩弄四姨母的奶子。
  敖听心娇躯颤抖,她知道这麽做是不对的,是乱伦,她想要逃避,可是男人巨大的冲刺力量已经让她的快感达到了无法遏制的地步,她已经无力,也不想抵抗了。
  春色无边,这间刘家平静的小屋里,激情大战更是如火如潮。沈香已经是蓄势待发,此时完全爆破,什麽九浅一深,次次深入,疯狂蠕动,上下夹击,种种招式施展出来,立刻便让四姨母敖听心沈迷在了沈香的柔情蹂躏之下。
  「啊啊啊恩哎呀啊」敖听心无法抵抗,其实也不愿意抵抗,只能呻吟,叫床,而龙女的呻吟还真是很好听的。
  
  沈香的肉棒粗大无比,弄得四姨母敖听心只觉自己的幽谷极端的胀满充实,往日里那种空虚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快乐,刺激。
  每当沈香在自己身上冲刺一下後,敖听心就觉得自己被一股股幸福的快感席卷了,彷佛身上的男人便是自己的天,可以保护自己,让自己做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这就是这些所谓的高高在上的神女的品质,别看她们法力高强,呼风唤雨,其实内心就是渴望做一个平凡的女人,有一个英俊潇洒,年轻强壮的男人,能够在床上满足她们,能给她们的生活上带来柔情。瑶姬如此,嫦娥如此,三圣母如此,敖听心,自然也不例外!
  敖听心已经是毫无顾忌了,她赤身裸体的和自己的侄子做爱,虽然心里知道这是不行的,但是身体上又岂能买她心里上的账?
  身体的投降,让她无法抵抗,只能卖力地大声呻吟,同时在沈香的下身不住摆动着迷人的身躯,让沈香的龟头可以更加舒服地顶在自己的蜜穴最深处摩擦,一股股强烈的刺激高潮,让敖听心觉得自己都要升天了,淫水更将床铺打湿了一大片。
  一时之间,房间里面满是「啪啪啪」的打炮撞击声音,沈香的动作幅度很大,而且抽插频率惊人,伴随着强烈的蠕动,早就操的敖听心一塌糊涂了。
  「啊好沈香啊你太强了四姨母要升天了啊要美死了」
  「用力点啊操死四姨母吧啊四姨母要你用力操我」「太舒服了四姨母啊四姨母爱死你了啊沈香大鸡巴再用力一点啊喔」
  看到以前端庄贤惠的四姨母在自己的鸡巴淫弄下变得这般不堪,沈香心里暗自惊叹,魔种这东西真她妈好用!
  其实,今晚的这一切,都是沈香的魔种的缘故。
  原来,自从人灯一,沈香进入圣人境界之後,这世间的一切功法沈香均以熟知,其中一项便是这世间魔教的魔种。
  沈香从脑中得知,这魔种修炼之後,最厉害的地方便是修习了魔种之人能够激发女子的春情,让其对拥有魔种之人产生慾念,於是沈香便自己培育了一个魔种。
  而今晚,敖听心和沈香赤裸相对,沈香假装睡着,暗中以魔种功力感染敖听心,沈香本是圣人级别,这魔种威力自然是无比巨大,果然,敖听心最终被魔种影响,动贴上了沈香的身子,献出了自己的宝贵贞操。
  
  而现在随着沈香动地攻伐,敖听心完全被沈香所征服,魔种带给她的自然是理智上的一次次的丧失,情慾上的一次次爆发,再加上沈香那粗大无比的本钱,敖听心早已完全沈沦,无法自拔。
  「四姨母沈香好快乐啊啊我是第一次和女人体啊四姨母,我干的你舒服不舒服」
  沈香品嚐着四姨母紧凑的处女阴道,敖听心乃是神龙化身,其小穴的滋味儿更是不凡,这让第一次品嚐到女人滋味儿的沈香大感过瘾,於是一边按住敖听心的双乳抽送,一边淫荡地说道。
  「快乐沈香四姨母爽死了啊啊啊好侄子用力插插死四姨母吧」完全被魔种和沈香的大鸡巴操舒服的四姨母敖听心更是呻吟的毫无底线。
  看到平日里一派正经的四姨母现在在自己的淫弄下变成了荡妇淫娃,沈香一边操一边心里想到:「妈的,魔种暂时不说,这些仙女还真他妈都是一群如饥似渴的女人,估计天上到处都是这样的饥渴仙女吧?那我他妈的可真是有福了,老子的屌非一一玩儿了这麽所谓的他妈的仙女不可!」敖听心随着沈香越来越大力地抽送,小穴将沈香的鸡巴咬的紧紧地,她的快感也越来越强,随着小穴的强烈收缩,敖听心发抖着惊叫着,子宫内洒出阵阵火热的高潮阴精,全部喷洒在沈香的大龟头上,敖听心达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高潮。
  「啊舒服死了啊」
  随着敖听心的高潮,沈香也舒服的周身快慰,只觉得肉棒肿胀,一股股极乐的感觉传播到了全身。
  「啊四姨母,我要射了啊」
  听到沈香要射精了,高潮还未退去的敖听心下意识地用丰满的大腿将沈香的腰部夹住,沈香顺势低头,柔情地吻住了四姨母的嘴唇,两个人疯狂地接吻,沈香双手按住了四姨母的双乳,搓弄之中一阵疯狂抽送终於,伴随着酣畅淋漓的快感,沈香有生以来第一次发射在了女人的身体,浓烈滚烫的精液将敖听心的小穴射的满满的,直弄得敖听心发浪狂叫,竟然在沈香的内射下,又达到了第二次女性的高潮。
  风消雨停,沈香趴在四姨母丰满的肉体上呼呼喘息,敖听心更是浑身无力,享受着男女情慾巅峰之後的宁静味。
  正文 【风流刘沈香】(05)
  第5章 肛交四姨母
  「沈香我们我们」
  良久之後,逐渐恢复平静的敖听心才发觉自己到底做了一件什麽事儿啊!
  沈香此时躺在她的边上,将她丰满的躯体紧紧环抱住,论身高,十六岁的沈香其实已经不在敖听心之下,正好可将她肉乎乎的身子抱住。而躺在沈香怀里的敖听心,这个时候才真正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先不论天条上,杨婵生下的刘沈香本来就是个黑户人口,如果被天庭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的对象,光是他自己的身份,是自己的晚辈,侄子,自己是他的姨母。可是现在,两个人居然做下了这等乱伦之事,这让敖听心的内心可以说是难以接受。
  「怎麽了?四姨母?」看到敖听心一脸为难之色,沈香心里心知肚明是什麽原因,但是嘴上却还是象徵性地询问了一下。
  「沈香,我们不可以这样这样做是错的」敖听心想要从沈香的怀里挣脱出去,却被沈香死死抱住,扭动了几下,她便哀怨地瞪着沈香:「你到底想干什麽?沈香,放开我」
  「什麽我想干什麽,四姨母!」沈香一脸认真地瞪着敖听心,大手顺势还淫荡地攀上了敖听心的玉乳,一边搓,一边说道,「你把我强奸了,难道还想赖账不行吗?」
  「什麽我强奸你」敖听心羞得脸蛋大红,女人强奸男人,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难道不是吗」沈香灼灼逼人,「我明明是好好在睡觉,是谁脱了衣服骑到我身上的?好四姨母,刚才我们不是做的很开心吗?你还喊我操的你好舒服,怎麽现在你又赖账了?」
  「我我这这」敖听心被沈香一番话说的是哑口无言,她自然不知道方才自己其实更多是受到了沈香魔种的影响,体内的慾望大爆发,只道是自己不知羞耻,定力不够,和青年男子一同床便失去了自制,只怪自己做下这等糊涂事儿。
  「可不能就这麽算了,你可要知道,姨母,我还是个小处男,就这麽被你占据了我的童贞,难道你不该负责吗?」沈香继续毫不知羞耻地说着。
  
  敖听心听了这话,心里感觉到有些生气,心想你沈香一个大男人,没了第一次又咋样?我可是个姑娘家,之前连男人的手都没摸过,如今居然居然「沈香,你到底想说什麽?」敖听心咬着牙嗔道,她能听出沈香话里有话。
  沈香嘻嘻笑笑,低声道:「以後做我的女人,好吗?四姨母」「做做你的女人?」敖听心愣了一下,接着果断摇头,低声道,「这怎麽可以沈香,我是你四姨母」
  「刚才你动贴上来的时候,你咋不说你是我四姨母啊?」沈香果断打断她。
  「可是,沈香,你不懂的四姨母四姨母的身份不一样了那个我们」敖听心也不知道该怎麽说,她还以为沈香不知道她们的身份,所以又不知道该怎麽说。
  「四姨母,你想说的是天条吧?那个是不需要担心的!」沈香嘻嘻一笑,说出了这句话。
  登时,敖听心彷佛听到了世界上最难以置信的消息,她一脸惊讶地看着沈香,一下子挣脱她的怀抱,说道:「沈沈香,你你刚才说什麽?!」沈香微笑着说道:「四姨母,你不用再装了,我什麽都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是东海的大公,东海龙王的女儿,我还知道我娘就是华山之神三圣母,因为私自和我爹成亲,违反天条,所以被我舅舅二郎神杨戬压在了华山山底,我说的不错吧?」
  「沈香你你怎麽会知道这些?!」这下,敖听心完全感觉,自己好像不认识这个从小看到大的侄子。
  沈香说道:「四姨母,实不相瞒,其实,我在前两天睡觉的时候,在梦中得到了一位神人传授了我法力,还让我知道了我娘的事情!」「神人?梦中传授?」敖听心问道,「是什麽神人啊?」「我不知道,是个白胡子老头!」沈香这自然是胡编的,当下继续说道,「那位神人只是教了我法术,告诉了我,我娘和四姨母你们的事情,其他的都没说了!」
  说到这里,沈香将手搭在了敖听心的额头上,然後立刻催动自己的元神,像敖听心展现自己的法力,敖听心立刻感觉到了沈香元神的强大力量。
  「怎麽可能?!」敖听心完全想像不到,一个人的元神力量竟然如此强大,比之二郎神杨戬不知道强大了多少,「沈香,你怎麽会有会有这麽强大的法力?!」
  沈香收元神,笑道:「怎麽样?四姨母,我有这麽强的法力,那天条我们又何必怕呢?如今你和我都做下这等事情了,何不就此在一起,等我救出了我娘,我们一家好好生活在一起,岂不是好?」
  
  听到沈香这句话,敖听心心里想:「沈香如今拥有了这麽强大的法力,如果如果我跟沈香在一起,那的确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只是只是」「别人会说闲话的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麽跟你母亲说」敖听心咬着牙嗔道。
  「那就不告诉我母亲,也不告诉任何人,我们做一对地下夫妻也就是了,你说好吗?四姨母」沈香也感觉到了敖听心的顾忌,於是说出了这句话。
  敖听心听了沈香这句话,半晌不语,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冤孽啊沈香,四姨母从小看着你长大,本本是把你当成我的亲生儿子可是可是却被你坏了道心,没了身子如今罢了罢了四姨母看起来是逃不脱你的掌心了只是此事你要就此保密,不可为他人所知,知道吗?!」敖听心终究是龙女化身,龙族没有人间那麽多繁文礼节,而沈香方才的强大也确实让听心欢喜不已,所以随着沈香拥有强大法力的事情再加上他保证此事保密,敖听心也就放下了矜持,答应跟沈香保持这乱伦关系沈香大喜过望,低声道:「好四姨母,我什麽都允你,什麽都答允你」「你这坏人,现在还叫我四姨母你你是存心让我想起我跟你乱伦啊」敖听心还未说完,沈香的双手却已经伸摸在了敖听心的胸前,抓住那丰满的雪山,在手中变换着姿势,将那对乳房弄着不同的形状玩弄,登时便把敖听心弄得一阵阵娇呼。
  「四姨母,你永远是沈香的四姨母」沈香喘着气,一下子就将四姨母的红唇给堵住了,大力吮吸她樱唇上的香甜,双手更是在四姨母的娇躯上四处游走,不一时竟然摸到了四姨母丰挺的大白臀上。
  敖听心的屁股的确很完美,白白大大,弹性十足。沈香摸起来特别过瘾。
  敖听心的身体随着她破去了贞操,竟然变得异常敏感,只被沈香摸得几下,便难以自持地低声喘息,沈香的手抚摸她的屁股,心里忽然冒出个淫荡的念头,竟然把手顺着她两瓣大臀肉往下延伸,然後直接插进了四姨母雪臀间的菊花穴中「哎呀,不可动那里沈香那里不行」
  敖听心身子发抖,那敏感的屁眼在她看来是排泄的私密之处,从未被任何男人摸过,如今这大侄子刚刚淫弄了自己的贞操,却又砰那羞人之处,真是太害臊了
  「四姨母,你难道不知道那处也是可以插入的吗」沈香嬉笑着说道。
  敖听心还真不知道,她本就接触的男人不多,而这个时代男女之间性交的姿势都是最传统的,肛交这种灵前卫的姿势只有那些春宫图上才有记载,而敖听心从未看过那些东西,哪里又知道什麽叫後庭花了?
  「什麽那里怎麽能插,沈香,你可不要乱来,哎呀」可是沈香已经把她的身体扶起来,跪趴在穿上,令她圆鼓鼓的臀部对准自己,「哈哈哈,四姨母的屁股又圆又大,我好喜欢啊真的很适肛交啊」「沈香,不要这样太羞人了,不要」敖听心是堂堂东海大公,金枝玉叶,哪里尝试过这种赤裸着身体,撅起雪白的大屁股的姿势?她卖力地扭动身躯,挣紮着,可这样的撩人姿势,却只能更加刺激刘沈香这个衣冠禽兽的性慾。
  「别紧张,四姨母,我来了」刘沈香喘着气,从後面按了两下敖听心的玉乳,鸡巴对着她的後庭花猛烈一顶,就将鸡巴狠狠地直捣了进去。
  「啊沈香,不要啊拔出去疼啊」
  那娇嫩的屁眼还是第一次承受男人大鸡巴的冲刺,一插进来,登时疼的敖听心痛呼出来,沈香却被四姨母的屁眼的紧凑弄得爽歪歪。
  「好姨母,忍耐一下不会很疼的很快就舒服了」沈香淫笑着一边轻轻拍打着两瓣白臀肉一边用力冲刺,鸡巴用力地开垦敖听心屁眼的深处甬道。
  敖听心现在也是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趴在床上撅着雪臀承受沈香鸡巴的狠插猛干,一开始确实不大舒服,但随着沈香抽送乐一余下後,渐渐地,敖听心感觉到似乎被鸡巴操後庭也很舒服,菊花内也有了酥酥麻麻的快感。
  「啊沈香啊还不错後面啊後面干起来也舒服啊快用力插用你的那个插我啊舒服」
  听到四姨母开始顺从自己,沈香心里暗暗欢喜,一边干一边喘息道:「四姨母,我弄得你舒服不舒服?」
  「舒服啊好舒服啊」
  「那你现在是不是正在被自己的侄子干的很舒服?我的好姨母!」「嗯,对,我我现在正在被我的侄子干啊啊姨母被侄子干的好快乐啊啊啊好侄子,沈香,心肝儿用力啊插我」沈香哈哈大笑,得意万分,鸡巴怒龙狂烈冲刺了几下,干的敖听心的屁眼一塌糊涂。他干的越来越快,敖听心更是无比淫荡地卖力迎。等到沈香爽到了极点後,低吼一声:「好姨母,侄子我要把精液全全射进你的屁眼里,爽啊」
  他用力顶弄,鸡巴狂射出大量的阳精,把个四姨母敖听心爽的是臀儿摇摆,浑身酥软,一波波的精液喷射後,敖听心无力地瘫软在床上,呼呼喘息。
  【完】